田晓明:高校智库建设的独特优势与问题现实

日期:2015-3-20 12:05:03 人气:122

编者按:在新型智库建设工程中,大学智库是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大学以其独特的学术优势,发挥着其他智库无法替代的作用。为了更全面了解大学智库建设状况,我们对苏州大学副校长、东吴智库理事长、首席专家田晓明教授进行了专访,田晓明教授对中国大学智库建设的优势、问题现实和努力的方向谈及了自己的想法和理解。

新型智库建设已经作为中华民族图强复兴之国策应运而生。在新型智库建设进程中,高校拥有独特之优势,具体而言有四:一是高校作为新知识和新观念的发源地,其创造性思想不仅对人类社会发展具有深远意义,对促进政府科学决策、谋划社会和谐发展也具有现实价值;二是高校与政府之间存在着天然的联系。一方面,政府是绝大多数高校的投资主体,高校必须紧密围绕国家发展需求,确定自身的发展重点和方向。另一方面,与官方智库相比,高校智库建设具有较强的独立意识和宽松的学术氛围,可对政府的决策提出质疑和批判,研究成果更为客观,这无疑有利于政府科学决策。三是高校拥有全国近80%的社会科学力量、60%的“国家千人计划”人选者、50%的两院院士,以及规模庞大的研究生队伍,不仅能提供充足的人才保障,还能依托自身雄厚的科研实力、丰富的数据信息、广泛的合作交流等优势,创造出既有战略性、前瞻性,又有操作性、针对性的研究成果,服务于国家和政府的发展需求。四是大学智库学术基础扎实,研究具有长期性和持久性。因此,无论是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之客观需要,还是大学自身生存、发展之主观诉求,在新型智库建设浪潮中,大学是任重而道远。然而,大学智库发展状况还是远远落后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个中原因除了中国智库整体发展水平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这一客观事实,还有自身的问题和原因。综合来看,大学智库建设存在以下几个问题:

一、定位模糊

大学智库是大学与智库的结合体,其本质是非营利性质的独立法人机构,作为一种特殊的智库形态,除具有一般智库的特征和功能之外,大学的使命又赋予大学智库新的功能和内涵。大学的“学术独立”和“学术自由”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大学智库的“独立性”特征的发端。在现行教育体制下,作为大学智库主体的大学,与政府关系尚未理顺,造成大学智库在处理与政府关系时遇到各种障碍,导致大学智库定位模糊。具体表现在:一是成为政府的附庸。大学智库为了得到项目、成果等,一味“顺从”政府,使其成果表达丧失研究独立性,而为政府“代言”。二是与政府划清界限,甚至唱反调。由于大学独特的地位和功能,无论是政府,还是大学,都无法否认也不敢否认大学之于社会发展的重要作用。然而,由于保守思想认识的束缚、陈旧运行机制的肘制,使得政府和大学在“社会服务”方面,都无法富有成效地开展深度合作。事实上,以上两种关系都不利于大学智库的发展,大学智库的独立性主要体现在学术自由上,大学智库的“独立性”不仅表现为一般智库操作层面的“独立性”,更多的是精神、理念层面的“独立”与“坚守”。大学智库应该在决策影响力和研究独立性之间寻找最佳平衡点。一条最基本的要点就是:坚持党的领导这一基本前提下,充分发挥大学学术自由以及大学智库独立性的功能。

二、不接地气

思想是行动的先导,保守的思想认识来自两个方面:一是政府部门。在一些政府官员的意识深处,认为大学远离社会实践,大学教师习惯于纸上谈兵,不能有效解决社会现实问题。二是大学自身。在不少大学管理者和教师心目之中,主观意识较为狭隘,认为横向项目主要是服务于社会但学术意义较低,因而只注重纵向课题研究而忽视了横向课题合作,极其容易陷入“偏学术研究”的误区,这两种极端的认识无疑促使大学学术与社会实践严重脱节和分离。从现实来看,高校与政府之间缺乏紧密联系,主要表现在供需信息的不对称,高校不了解政府需求,对政府关注的重大、热点问题得不到第一手资料,而且高校教师长期从事的学理研究是范式研究,缺乏问题导向意识,导致研究成果学术性强,与政府需求相脱节,或者是低水平的重复劳动,可操作性欠缺;另一方面缺乏有效畅通的成果转化渠道,高校教师的研究成果往往缺乏传递渠道而被束之高阁,所以真正能转化为政府决策提供意见或建议的成果少之甚少。

高校智库是大学服务社会功能表达的有效载体。大学为提高社会服务质量,必须注重其智库建设。对大学而言,何以能在精心守护精神家园的同时,勇敢地推倒“物理围墙”,实现与社会的和谐对接,其任重而道远。

三、资源整合欠缺

经济全球化时代的到来,各种文化的碰撞融合、政策制定的环境日趋复杂等等问题,迫切需要高校发挥学科门类齐全、人才密集、协同攻关等优势,这既是大学发展的主观诉求,也是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之客观需要。然而从现实来看,高校智库的发展一直受制于大学中的学科发展,各学科、各院系有着严重的行政壁垒,各自为战,联系不够紧密,力量分散,造成资源浪费与重复研究。因此对社会现实问题的解读比较单一,观察和考虑问题的视野也不够全面,成果影响力较弱,形成不了高校智库特有的品牌影响力。

随着社会分工的细化,现实问题的复杂性、多元需求的决策主体等等决定了单一学科研究模式的彻底终结,打破学科,跨学科组建团队,甚至打破校际壁垒,开展协同创新,密切政府联系,开展校政共建等将是高校智库建设的有益探索。

四、学术评价制约

评价标准具有重要的导向作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科研工作者的研究方向和研究投入。长期以来,大学科研管理中普遍存在着的“重纵向、轻横向”倾向,在职称评审、资格认定、考核奖励等人事管理环节中,大学对国家级、省部级科研项目、论文(著)和成果奖励等“纵向”指标给予很高甚至绝对的权重,而忽视甚至无视社会服务性指标。因此,极大影响了研究者从事应用研究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基于这样的指导思想,教师便不可避免地滋生出很多狭隘的先验意识,很多教师认为,社会服务只是“贴补家用”的一种无奈之举,而非真正的学术研究。或者说,社会服务并不需要真正的学术水平和学术能力。甚至有些教师担心,学校过分强调社会服务,是否导致学术研究的“退化”。因而很多教师对社会服务怀有一种不屑甚至排斥的态度。

如果大学智库研究人员需要按学校科研人员的晋升通道进行职称评定,从而就会造成科研人员在决策咨询与学术研究之间纠结与徘徊。显然,大学学术评价的认识和行为偏差严重制约着新型高校智库的发展。

五、研究缺乏前瞻性

前瞻性研究也称储备性政策研究,储备性政策是指针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新情况和新问题进行超前研究,拟定可供选择的政策。储备性政策研究越充分,政府决策绩效就越好,解决公共问题的能力也就越强。目前,高校智库在参与政府决策的过程中,多为经验式总结或者是政策解读和政策评估,往往缺乏前瞻性的引领作用。事实上,江苏“两个率先”、“沿江开发”、“沿海开发”、“苏南模式”等发展战略的凝练与提出,离不开江苏高校的智力支持和人才支持,但这些经验都是对既往实践的总结和提炼,江苏智库缺少一种前瞻性引领。

高校智库拥有许多长期从事某个领域问题研究的专家,积累了大量的研究数据,要正确处理好服务当前和引领未来的关系,一方面围绕政府实际问题,提供决策咨询建议。另一方面,在趋势性研究方面应该能发挥前瞻性研究优势,未雨绸缪,对未来可能出现的重大问题进行预判性研究,成为国家未来的“瞭望者”。

六、开放性不够

智库在本质上是开放性组织,包括人员的开放、经费来源的开放、研究成果的公开等等。高校智库建设不同于以往的“经院式”研究,要拓展智库发展空间,必须坚持开门办学。目前影响大学智库开放式研究的主要有两个外部因素: 一是没有形成一个尊重学术独立性的政府决策氛围,政府部门和社会群众对大学智库的认可度都有待提高; 一些官员为了彰显其政绩,便以“政产学研”名义与高校合作,奠基、挂牌、剪彩等场景成为一种司空见惯的合作程式,但从内容看,却鲜有实质性的成果产生。在其眼中,高校智库充其量也就是一种“标签”或“招牌”而已。二是全社会缺乏更开放的公共空间,高校智库还未形成行之有效的“走出去请讲来”的开放研究机制,国际化程度不高,市场化的智库运作机制也尚未形成。

智库的开放性还表现在搭建高校智库的多元关系网络,即构建中国式旋转门。旋转门机制是美国智库的特色之一。一方面智库将精英输送到政府机构任职,由研究者转变为决策参与者;另一方面卸任的官员到智库从事政策研究,从而积蓄了很大的人脉资源。目前中国高校智库几乎不存在旋转门现象,但是可以借鉴美国经验,探索中国式的旋转门,可以聘请政府机关工作人员担任智库的特约研究员或选拔推荐优秀智库研究学者在政府中挂职锻炼,拓展政策研究视野,构建高校与政府之间的密切人际传播网络,提升智库获取信息和参与决策的有效性和实效性。

服务社会是高校的重要职能,作为知识精英最为集中的组织,高校社会服务的边界逐步扩张,以智库形式服务政府决策活动成为高校对接社会需求的重要形式。高校智库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其存在的现实问题制约了智库自身的良性发展,高校智库要真正实现其价值,必须以问题为导向,打破学科界限,开展全局性、前瞻性、战略性研究,如是,才能为政府决策提供智力支持,从而有效推动经济社会的发展,迎来高校智库发展的春天。

(以上根据采访录音整理)


作者简介:

田晓明  苏州大学副校长,人文社会科学院院长(兼),东吴智库法人代表、总执事。